虚拟币中国_什么是数字货币,合法的数字货币

全网最高算力矿池F2Pool上矿工集中大规模流出BTC,“流出”不意味着“抛售”

更新时间:2021-08-12 16:11点击:

比特币增长预期明显

这次F2Pool大规模净流出并非单一事件。在2021年6月底,CryptoQuant数据显示,Hao比特币和Poolin两个矿池一天之内总共流出了7,153枚 比特币(6,810万USD)。同样也是在市场对BTC的上涨充满期望的机会下发生的。
大型矿池或者巨鲸矿工在那种情况下会大规模抛售BTC呢?姜孜龙向本报记者剖析,通常在本钱重压,需要进行人工本钱、电费缴纳时才会发生;另外一个就是在BTC地方较高,主动供应部分比特币,但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概率较小,由于通常矿工会进行套保锁住收益。
算力360运营总监Max Hu向本报记者表示,这次CryptoQuant和鱼池在twitter上的互动,与引发的讨论,其实也反应了大伙对于“算力/BTC产出集中化”的密切关注。因为BTC全网挖矿困难程度的攀升,机构型矿工势如破竹,中、小型矿工要想持续留在局中,可谓是展开了存活之战,而掌握倚赖平台的规模化优势是突围的重要,云挖矿平台作为“集中又分散”的中枢,将会是将来挖矿生态里,在机构型矿工和中、小型矿工之间形成平衡的要紧生态建设者。
从当下的矿池进步结构来看,矿池最原始的盈利模式是通过提供矿池成本,赚取矿池手续费。因为多家矿池角逐的关系,各家的手续费越收越低,从4-5%,到2-4%,再到最低接近于零,去年5月BTC刚好跨减半,矿池的价值空间越发被挤压。刨去矿池的平时运营本钱(比如抵御幸运值波动要硬兑付BTC给矿工顾客),矿池实质控制的BTC数目不如大伙设想的那样多,除非是矿池接入其他商品和服务,可以增大自己生态内的存币量。
而面对此次即使有大矿池矿工有较大流出BTC现象出现,BTC仍然有较好的表现,姜孜龙觉得,可以看出充分换手使得市场流动性消化效率非常高,而且市场热情与货币政策宽松使得比特币增长预期明显。
“这个结果更不是非常意料之外。此次牛市,BTC价格高歌猛进,但Google搜索量却远没达到上次牛市的水平,说明大型机构资金投入者筑起了BTC的 “厚底”,可以消化掉大额卖单,使BTC一直在一个相对比较平稳,且长期看涨的阶段。至少在合规的BTCETF商品仍有正向溢价的状况下,BTC的价格应该还会持续冲击高位。”Max Hu对该事件并未引发BTC价格较大波动剖析道。(华夏时报)

日前,全网最高算力的矿池F2Pool因1月中旬以来其参与者BTC集中性且大规模的净流出量引发热议。
依据数据剖析平台CryptoQuant显示,2021年1月中旬以前,2021年9月以来,BTC每天流出量一直没超越2000枚,即使在BTC币价超越40000USD也几乎没变化;而2021年1月中旬后,每天的流出量渐渐从4000枚、8000枚、10000枚,最高超越14000枚。值得注意的是,BTC的币价该段时间内在33000USD震动。

而2月1日,F2Pool联合开创者王纯在其为Chun@satofishi的twitter账号上表示,过去几周已抛价格值40亿USDBTC。在过去十年中,鱼池开采了超越一百万枚BTC,本次供应占鱼池自留储备BTC的10%。该推文一时引发行业关注。
“流出”不意味着“抛售”
对王纯的推文,鱼池开创者神鱼表示,「抛价格值 40 亿USDBTC」是一种讽刺,讽刺部分用户怀疑BTC价格下跌为F2Pool抛售所致。鱼池在过去十天(2021年1月12日至1月22日)流出约4.5万个BTC,合计约为14亿USD。神鱼回复表示,鱼池现在挖矿产出超越100万枚BTC,因为历史悠久跟绝大多数交易平台地址都有关联。
而针对此事件,数据提供方、数据剖析平台CryptoQuant也在twitter上也证实,F2Pool自己没很多抛售BTC,抛售潮来源于参与过的鱼池挖矿的巨鲸。日前鱼池BTC流出量大规模增长,是因为CryptoQuant将所有涉及到鱼池挖矿奖励的地址标记为同一种类。现在,CryptoQuant正在尝试解决地址标记集中这一问题。
从CryptoQuant数据来看,其监测的是某个矿池有关的所有地址数,其中绝大部分是矿工顾客的地址,所以其监测数据可能更多的是反映了矿工顾客的行为,而不是矿池运营者的行为。F2Pool内部职员Jessica向本报记者表示,大家只提供技术服务,矿工的集中大流出量是和F2Pool是没什么关系的。
OKLink商务负责人姜孜龙向本报记者讲解,准确来讲,应该是矿池的矿工买币的状况。而且依据CryptoQuant的数据,“抛售”量大的当天是1.29日,最很多是1.6万左右的比特币,算不上抛售。假如根据价格和量来算,3.12日当天,流出6000多个比特币,7.20日流出7000多个比特币,量都是比较大的。前面流出的比特币对价格的影响并非非常显著,可以理解为充分换手,也可以理解为主力信心并没较大的遭到矿池影响。
姜孜龙觉得,这个数据其实准确度和行为概念没办法做到尽善尽美,第一地址的标签非常难追踪到矿池的所有行为,且怎么样概念“流出”与“抛售”之间的关系也有待考证。假设地址标签精度准确的状况,只能概念为矿工当日比特币有流出。市场中买卖者、机构资金投入者、矿工多方行为影响价格,但从链上活跃地址、新增地址多角度来看,比特币的基本面并未有实质变化。

作为对比,可以看到上次牛市结束时,比特币新增地址数变化明显。

本次出现回调,地址数并未有实质变化。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上一篇:鱼池与比特富富达成合作 下一篇:没有了
官方微信公众号